他信获假释后被指“垂帘听政”:是雄心不再还是老骥伏枥?-尊龙凯时网娱乐官网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虞群
2024-03-04 12:46
来源:澎湃新闻

2月18日,泰国前总理他信获得假释,引发各界强烈反响。这位昔日的政坛强人2006年被军方政变推翻,除短暂回国一次外,其余时间均流亡他国。然而,他的名字从未被泰国民众和媒体所淡忘,随着为泰党的重新执政,他信再度成为舆论中心。此次他信获释,无疑释放出强烈的政治信号,也让泰国未来政治的走向变得扑朔迷离。

高调回国、低调回家

近年来,他信利用社交平台高调现身,一是为为泰党备战大选造势,二是为本人回国铺垫。据不完全统计,他信曾20次公开宣称将体面地回国。2023年大选结束后,他信终于在当年8月正式返回泰国,随即被警方逮捕。根据最高法院裁定,他信被控的3项罪名成立并获刑8年。因健康原因,他信于服刑第二日被转至警察医院接受治疗。2023年9月,泰国国王下诏将他信刑期减至一年。此后,民众仅知他信正在警察医院服刑,具体细节官方再无披露。2024年2月,泰国司法部长宣布,即将获得假释批准的930名服刑人员中,他信名列其中,假释理由为他已年过70岁、身患重病,且服刑时间超过6个月。

2月18日早6时,他信两位女儿前往警察医院将他接出,返回其已阔别17年的位于曼谷乍兰萨尼翁巷的老宅。尽管大批记者以及他的支持者早已守候多时,但他信并未公开发表任何言论,而是直接回家。根据媒体公布的照片来看,他信颈部和右臂分别戴着颈托和夹板,显示病情属实。而且,他身上并未被警方安装电子监控装置。当日,贝东丹在个人社交账号上上传了一张他信在院中水池旁的照片。他信望向天空,若有所思。

被批“双标”,但不乏支持

有关他信获释,各方反应不一。泰国总理赛塔公开表示,他信回国后接受司法处理没有任何问题,一切都符合程序。他信的铁杆旧部、现任副总理兼商务部长普坦则在第一时间为他信病情背书。而曾经也在他信麾下,后来与为泰党分道扬镳的自豪泰党党魁、现任副总理兼内政部长阿努挺也云淡风轻地告诉媒体,他信获释完全符合政策,没有任何问题。

但很多泰国政治观察家则对他信获释一事提出了尖锐批评。资深媒体人素提猜·云指出,他信因病获释,官方给出的说法疑点重重。他信回国之日神采奕奕,丝毫不像身患重病之人,但当晚便被紧急转移到警察医院,本身就令人感到怀疑。而近期网络上流传他信手戴拳击手套猛击沙袋的视频,更令所谓的“身患重症”极为牵强。而且,去年8月公布他信所患的4种病症,与此次假释所称的病情截然不同,前后矛盾。近半年来,他信在警察医院内服刑,官方从来没有公开披露过实际情形,让民众产生了极不信任感。

他信获释后,远进党第一时间发表声明,认为:“从历史的角度看,他信作为被政变推翻的政府领导人,遭受了政变这种对民主不公的方式,很多民众都质疑他信案件以及司法程序的公正性。然而,自从他信回国接受司法处理后,赛塔政府在过去180天中有关他信服刑的情况非常不透明,给予他信特殊关照,有‘双标’之嫌”。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他信密友、原柬埔寨首相洪森第一时间专程从金边飞抵曼谷探望,并高调在个人社交账号上公开二人会面场景,但并未公布交谈内容。

“一国二相”?素拉达回顾往事

他信长期身居国外,为了避免出现被政敌攻击“操纵政党事务”而导致为泰党被迫解散且自己无法回国的严重后果,他信在公开发表政治观点时总是以“第三方”视角对为泰党事务“提出建议”,并且宣称自己从不过问为泰党内部事务。2023年大选之际,他信多次以“局外人”身份评论为泰党的组阁策略。然而,泰国政治观察人士无一不认为,他信事实上一直掌控着为泰党,是真正的“话事人”。

近期,泰国舆论界掀起了“一国二相”的热议话题。赛塔总理本身是一位成功的企业家,政务经验较少,2023年赛塔弃商从政,以为泰党总理候选人身份成功当选。但是,在泰国政治生态中,赛塔的政治地位较为特殊,更像是超然于政党之外的“职业经理人”,并不参与内阁人事确定和政党博弈策略制定等核心事务,更多地是进行政府管理和政策执行。泰国政界及舆论界一致认为,政府真正的决策者其实就是他信本人,他获释后必“垂帘听政”,泰国政府将出现“一国二相”的情景。

不过,他信家族和赛塔均公开对“一国二相”的说法表示反对。贝东丹在接受采访时,先是长叹一口气,继而严正表态:“赛塔是宪法确定的唯一总理,何来‘二相’之说?”赛塔本人近期前往他信府邸拜望后,面对媒体质疑大方表示:他信前总理政商经验丰富,思维理念超前,对本届政府更好地制定政策、管理国家可提供重要帮助。但是,自己是国王任命的唯一现任总理,这一事实不容置疑。

然而,他信曾经的亲密盟友、2019年大选时为泰党总理候选人之一的素达拉的一番言论却道破天机。素达拉前几年因与为泰党高层政见不合,退党后又独立组建泰建泰党,2023年大选中该党表现不佳。近期接受采访时,她毫不讳言:“他信一直都是为泰党的核心,也是现任政府的最高领导。”她承认,为泰党高层包括她本人曾多次远赴迪拜向他信汇报党务,并接受指示。鉴于素达拉言论的权威性,笔者认为,此次他信获释,将会有利于他更深度地参与到为泰党政府决策之中,对于赛塔的执政势必形成较大的影响。当然,他信将仅限于在幕后对为泰党政府政策进行规划指导,不太可能公开从事政治活动。

两个问题与泰国政治可能的两种走向

客观地说,此次他信获释,并未超出长期观察泰国政治者们的预测。2023年8月,为泰党退出远进党领衔的“民主联盟”,转而与保守阵营冰释前嫌共组新阁,在此期间他信得以顺利回国,这两大政治事件本身就释放出强烈的信号:他信集团与保守主义阵营已经达成政治默契。因此,他信敢于回国,必然不会遭受牢狱之苦,而且可以体面回归家庭和社会。当下,政治观察界更多地围绕两个问题展开探讨:一是他信的回归,会如何影响泰国政治走向?二是英拉是否也会参照“他信模式”,最终实现正常回归?

笔者认为,他信回归后,泰国政治的走向有两种可能性。较大的一种可能性是,他信集团与保守主义阵营之间深度绑定,以远进党和前进团为代表的政治激进势力生存空间将日益狭窄。

近20年来,泰国政坛动荡不安,保守主义阵营与激进主义阵营之间展开激烈较量。前期,他信派系及其支持者从某种程度上属于激进主义阵营,试图推动政治经济体制深度变革,但军方两次出手,遏制了其影响拓展。

“军人总理”巴育9年执政,泰国经济不彰,又逢疫情打击,以塔纳通-毕亚卜-帕尼迦-皮塔为核心团队的新未来党(远进党前身)强势崛起,在其追随者的簇拥支持下,以更激进的姿态对保守主义阵营展开攻击。他信派系与之相比,政治态度相对温和,逐步从激进主义阵营转向“中间地带”。新未来党和远进党急剧增长的影响力加剧了他信派系的危机感:年青一代选民只知道塔纳通和皮塔,而不知他信为何人。这种政治焦虑加速了他信派系脱离激进主义阵营,转向保守主义阵营的步伐。而且,他信本人年事已高,身患疾病,雄心不再,对于泰国政治发生颠覆性变革不抱太大希望。因此,他信选择与保守主义阵营深度绑定开展合作,确保集团继续分享政治经济利益。

另一种可能性则是,他信“老骥伏枥,志在千里”,尽管目前与保守主义阵营实现和解、开展合作,但对于未来进一步推进此前为泰党的“未竟事业”仍然抱有期望。

2023年7月,原新未来党党魁塔纳通曾前往香港与他信密会,并透露他信认为“为泰党和远进党未来一定要携手并进,推进各项政治改革”。随着时与势的发展,年青一代选民逐渐成长为选民主体,思想较为传统的中老年选民渐渐老去,保守主义阵营头部政党公民力量党、合泰建国党的民意基础将逐渐弱化,为泰党和远进党的支持率会持续攀升。为泰党与保守主义阵营现在的合作或许只是暂时的理性避险行为,从长远来看,为泰党和远进党应该还有合作机会。

至于英拉是否也会回国,笔者认为,如果在赛塔政府期间实现这一目标,则为泰党的民意基础可能会因此遭损,导致下一轮大选支持率大幅滑坡。因此,他信正在评估这一目标需要消耗的政治资本,但一定会尽最大努力帮助胞妹体面地“荣归故里”。

(虞群,国防科技大学国际关系学院东南亚研究中心主任)

责任编辑:朱郑勇
图片编辑:金洁
校对:刘威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