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查|这个数据显示中国经济低迷吓跑外国投资者?误导-尊龙凯时网娱乐官网

明查员 郑淑婧
2024-03-06 07:08
来源:澎湃新闻

速览

- 仅凭中国外管局公布的“330亿美元”这一数据,便得出“中国经济低迷吓跑外国投资者”的结论不当。从数据上看,近两年外商直接投资呈下降趋势,但这不代表外国投资者“被吓跑”或“大规模撤资”,而可能是中美利差影响下将部分留存收益转作他用或疫情后的经济部分回归“均值”的体现。

- 从全球范围来看,2023年,流入主要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外国直接投资总体呈下降趋势,中国并不突出。

事件背景

近日,美国《新闻周刊》刊发的标题为《数据显示,中国经济低迷吓跑外国投资者》的文章称:“几年前,中国是外国投资的圣地,但随着经济衰退,中国现在正挣扎于吸引国际投资者。”

美国《新闻周刊》报道标题截图。

报道引用了中国国家外汇管理局发布的数据,称“去年中国的直接投资负债(衡量与外资实体相关的资金流入的指标)为330亿美元,创30年来新低”。

明查

数据源自何处?

《新闻周刊》称,“330亿美元”的数据来自中国国家外汇管理局(以下简称“中国外汇局”)。

2月23日,中国外汇局公布了《2023年四季度及全年我国国际收支平衡表初步数》,其中“非储备性质的金融账户(含当季净误差与遗漏)”一项中,“直接投资负债”的数据显示为330亿美元,包括外来股权投资流入的621亿美元和关联企业债务流出的291亿美元。

《2023年四季度及全年我国国际收支平衡表初步数》表单截图,标出部分为媒体报道的数据来源。

参考附注,《中国国际收支平衡表(初步数)》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发布的《国际收支和国际投资头寸手册》(第六版)编制,其中对“外来直接投资”的定义参考了《经合组织外国直接投资基准定义》第四版,即“跨境投资的一种,特点是,一经济体的居民对另一经济体的居民企业实施了管理上的控制或重要影响。除了带来控制或影响的股权外,直接投资还包括与这种关系有关的投资,包括投资于其间接影响或控制的企业、联属企业、债务和逆向投资”。

此外,《国际收支和国际投资头寸手册》(第六版)还规定了国际收支统计中数据进行编制和列示的方法和原则,如净额编制原则,在直接投资项中反映为资产和负债均按资金流入与流出的差值进行记录(反映在“股权”项中)。

需要指出的是,由于统计口径及数据编制和列示方法的不同,中国外汇局公布的“外来直接投资”数据与中国商务部公布的吸收外商直接投资(有时也被称作“实际利用外商直接投资金额”)数据往往存在差异——中国商务部1月19日发布的数据显示,2023年,全国新设立外商投资企业53766家,同比增长39.7%;实际使用外资金额11339.1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8.0%,规模仍处历史高位。

中国商务部1月19日发布的数据显示,2023年,中国实际使用外资金额11339.1亿元。

根据中国外汇局在2022年9月29日公布的《2022年上半年中国国际收支报告》,国际收支统计的直接投资与商务部统计口径的差异在于:第一,国际收支统计采用资产负债原则编制和列示,商务部直接投资数据采用方向原则编制和列示,两者对反向(逆向)投资和联属企业间投资的记录原则不同;第二,国际收支统计中的直接投资采用净额编制,即资产和负债均按投资减撤资反映。第三,直接投资负债包括了外商直接投资企业的未分配利润、已分配未汇出利润、股东贷款等内容。

能说明“外国投资者被吓跑”吗?

那么,仅凭“330亿美元”的单项数据,能否得出“中国经济吓跑外国投资者”的结论呢?

首先,在数值上,根据中国外汇局公布的数据,近两年来,来华直接投资的关联企业债务和外来股权投资均呈下降趋势。2022年,中国非储备性质金融账户的直接投资负债为1903亿美元(根据当时汇率计算)。相较于2021年,中国在2022年和2023年的来华直接投资分别下降了41.8%和89.4%(以人民币为单位直接进行计算)。

然而,需要指出的是,2020年和2021年,受新冠疫情冲击,全球经济停摆,世界各国对外直接投资总额锐减。同时间,凭借稳定和经济领先复苏的优势,中国的外来直接投资却逆全球局势增长,国际收支口径的净流入分别达到了2130亿和3323亿美元,较2019年分别飙升了34.7%和98.5%,两年的复合平均增速达到了36%左右。

《2021年四季度及全年我国国际收支平衡表初步数》表单截图。数据来源:中国国家外汇管理局。

随着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生产经营活动逐渐正常化,中国的出口市场份额开始回落,同时期外商直接投资也呈下降趋势。这不代表外国投资者“被吓跑”,也可能是疫情后的经济部分回归“均值”的体现。

与此同时,自2022年以来,世界主要发达经济体受俄乌冲突外溢和新冠疫情后的逆全球化等因素影响,面临高通胀压力。为稳定经济,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自2022年3月以来开启加息通道,并且在超过一年的时间内连续加息,导致10年期美债收益率持续高位运行。同时间,中国国内的债市受到资本青睐,内外分化下,中美利差出现大幅度倒挂。在此背景下,一些境外资本可能依照“惯例”,将一部分留存收益转移至国外。但这种“逐利”的心态,与“对中国市场缺乏信心”的逻辑有本质不同。

截至3月5日14时15分,中美利差倒挂幅度显示为185.2个基点。

因此,仅从2023年单年和“330亿美元”的单项数据,得出“中国经济吓跑外国投资者”的结论不当。对于近两年来华直接投资净额的波动,应当结合历史与国际社会背景进行看待。

其次,中国外汇局公布的数据相比其他直接投资指标更不稳定,且部分数据(如外商投资企业外方未分配利润和已分配未汇出利润)的来源是基于估算而非逐笔采集,因此,数据的下降不能简单地与“外方撤资”划等号。

理论上,撤资行为的发生会产生现金流,那么相应的数据及信息便会被基于现金收付制的银行代客涉外收付(俗称“跨境收支”)系统捕捉到,并反映在资本和金融账户的“直接投资”项中。

中国外汇局公布的《银行代客涉外收付款数据年度表》显示,2023年中国资本和金融账户的“直接投资”支出合计为54778亿人民币,较往年更高,相较于2022年支出增长了20%。但2020年,在国际收支口径的来华直接投资额增长的背景下,中国的直接投资支出相较于2019年也增长了20%,2021年的增速更达到了29%。考虑到银行代客“直接投资”支出数据还包含了对外直接投资的资本金汇出,且参考中国外汇局的数据, 2023年,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净额为13151亿人民币,相较于2022年净流出增长了约24%。因此,从涨幅上看,并未见异常。

《银行代客涉外收付款数据年度表》部分截图。数据来源:中国国家外汇管理局。

此外,今年1月,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发布了《全球投资趋势观察》,其中提到,2023年全球外国直接投资总量估计为1.37万亿美元,较2022年略有增长,但这一增长在很大程度上要得益于几个欧洲“导管经济体”(多为跨国企业的投资中转地,对资本转移征税少或不征税),如果除去这些经济体,那么去年全球外国直接投资实际上是下降了18%。

联合国新闻截图。

贸发会议公布的数据还透露,除去卢森堡和荷兰这两个“导管经济体”,去年一年,流入欧盟其他国家的资金实际上减少了23%。美国作为最大的外国直接投资受益国,在2023年的资金流入减少了3%。与此同时,流入发展中国家的外国直接投资降至8410亿美元,同比下滑9%。中国的资金流入出现了6%的罕见下滑(参考商务部数据),印度的资金流入更是减少了47%,通常被认为是外国直接投资增长引擎的东盟也下降了16%。

因此,从全球范围来看,2023年,流入主要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外国直接投资总体呈现了下降趋势,中国并不突出。

综上,美国《新闻周刊》等媒体仅凭中国外汇局公布的“330亿美元”这一数据,便得出“中国经济低迷吓跑外国投资者”的结论不当。从数据上看,近两年外商直接投资呈下降趋势,但这不代表外国投资者“被吓跑”或“大规模撤资”,而可能是中美利差影响下将部分留存收益转作他用或疫情后的经济部分回归“均值”的体现。从全球范围来看,2023年,流入主要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外国直接投资总体呈下降趋势,中国并不突出。

责任编辑:王靓
校对:徐亦嘉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