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龙的“派兵论”:“雷声大雨点小”还是“战略模糊”?-尊龙凯时网娱乐官网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张钰韬
2024-03-13 12:02
来源:澎湃新闻

法国总统马克龙

自今年2月下旬以来,法国总统马克龙多次在公开场合提及“不应当排除向乌克兰派遣西方军队的可能”。3月5日,马克龙访问捷克时再次提到这番争议性言论,即不排除向乌克兰派遣西方部队。

马克龙此言一出,其主要盟友纷纷表态,与他拉开距离。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发言人约翰·柯比(john kirby)的回复尤其坚决:“在乌克兰的土地上,将不会有美国的军队”。在随后的3月5日,柯比继续争辩道:“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需要的是武器和装备,他从未要求外国军队为他的国家战斗。”英国首相官邸方面也明确:“联合王国没有意愿在乌克兰大规模部署军队”,并暗示目前已经在乌克兰的英国军事人员是执行“协助”性质任务的。

德国总理朔尔茨(olaf scholz)一如既往保持了相对克制的态度:“我们在(战争)之初的决定将在未来继续生效。在乌克兰的土地上。将不会有地面部队,也不会有任何来自欧盟成员国以及北约成员国的士兵。”

与北约与欧盟相比,乌克兰方面对此又是另一种反应,泽连斯基总统的顾问米卡耶罗·波多利亚克(mykhaïlo podoliak)认为这一提议是“一个好的信号”,并且强调马克龙对俄乌冲突产生的风险对欧洲的影响“有着深刻的理解”。而俄罗斯总统普京则在2月29日发表国情咨文讲话时不点名地回应道:“我们仍然记得那些向我们的领土上部署军队的人们的命运,而如今,有可能会出现的军事干预将会带来更加悲剧性的后果。”

深思熟虑还是一时兴起?

这不是马克龙第一次在国际问题上突然爆出惊人之语。2019年,特朗普还在美国总统任上时,马克龙曾经批评前者对北约的破坏,称北约“处在脑死亡状态”。俄乌冲突爆发后的2022年6月,在各国纷纷表示将尽力援助乌克兰的情况下,马克龙公开表态认为“不应该羞辱俄罗斯”,并表示需要与俄罗斯展开协商;2023年10月,哈马斯对以色列发动袭击后,在前往中东外交访问时,马克龙提出要仿照打击“伊斯兰国”的模式,成立“抗击哈马斯的反恐国际联盟”。

法国总统马克龙

诸如此类的表态还有很多,但在法国缺乏领导力以及绝对实力的情况下,马克龙的此类表态都逃离不了“雷声大雨点小”的命运。但这次,马克龙在面对一众盟友的不同意见时,依然选择坚持自己的态度。在3月初访问捷克时,他再次呼吁“欧洲战略跃进”:“如果我们如今还需要每天解释我们的底线…我可以说‘必输’的情绪已经在飘荡了。”

这些多少带有危言耸听意味的言论反映的也是马克龙本人的悲观情绪,而这悲观情绪兴许并非是空穴来风。自从进入2024年以来,俄乌战场形势也发生了变化。乌克兰2023年下半年以来发动的夏季反攻并没能取得预期的进展和明显的突破,从而被迫转入防守。俄罗斯则逐渐摆脱开战初期的无序和混乱,凭借人员和弹药方面的优势不仅顶住了乌军的反攻,更在最近夺下了顿涅茨克地区乌克兰长期经营防守的重镇阿夫杰耶夫卡。据分析,俄罗斯在后方正在预备大规模反攻,企图彻底夺取顿涅茨克地区的控制权,从而完成其“特别军事行动”第二阶段的既定目标。

在对乌克兰援助方面,由于国会众议院中共和党的阻拦,作为乌克兰最大援助国的美国从2024年伊始,便因议会拒绝拨款再也没能为乌克兰提供新援助。而欧盟尽管在2024年2月初的领导人峰会上通过了雄心勃勃的新援助方案,并计划在未来为乌克兰提供500亿欧元援助。然而受限于欧盟军工产业的产能,以及长期在和平时期下军备废弛的基本情况,在对乌军事援助上,欧盟总体上的表现呈“心有余而力不足”。以至于泽连斯基在2月的一次发言中表示,欧盟所承诺的炮弹供给最终只实现了30%。

欧盟内部的裂隙

尽管马克龙对俄乌冲突的表态有过多次变化,但自从2023年以来,法国逐渐明确了对此的整体立场,即俄罗斯坚决不能取胜。换句话说,哪怕乌克兰最终与俄罗斯开展和谈,也必须建立在战场态势对乌克兰有利的基础之上。与之同时进行的则是一直以来乌克兰西方盟友对“共同交战方”(co-belligenrence)定义的放宽,以及对乌克兰军事援助过程中武器种类逐渐增多,武器威力的逐渐扩大。

与马克龙决绝的态度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德国在这一问题上的谨慎。除了总理朔尔茨明确表示不会派遣地面部队之外,他还在2月决定在目前阶段拒绝向乌克兰提供“金牛座”(taurus)巡航导弹。事实上,自从去年英法联合向乌克兰提供“暴风阴影”(storm shadow)巡航导弹以来,不断有声音要求德国也向乌克兰援助此类有着较长射程和较大毁伤能力的武器。但在压力之下,总理朔尔茨以使用该类武器需要德国士兵前往前线协助,从而使得德国成为交战方为理由反复拒绝。

诚然在军援金额上法国的贡献与德国相差甚远,但是法国的军援策略往往有着四两拨千斤的作用。在2023年初,马克龙在一次与泽连斯基的电话会谈后表示将向乌克兰提供“轻型作战坦克”。尽管最后法国提供的武器及其技术指标更加类似于装甲车,但在坦克这一字眼出现后,其他盟国陆续向乌克兰提供了各类型的主战坦克。类似的例子也包括上文提到过的“暴风阴影”导弹。

此次马克龙的表态也有类似的企图。在接受法国报纸《费加罗报》(le figaro)采访时,国际战略研究所的专家尤安·米歇尔(yohann michel)分析道:“在恰当的时候为乌克兰提供安全保证时,要拿出实际的东西。毫无疑问,(欧洲人)限制了自己的操作空间将是百害而无一利。”正因如此,马克龙此次将“派兵”这一字眼摆上台面,打破了长久以来的禁忌,在一定程度上也为各国讨论对乌克兰援助提供了更广阔的空间。实际上,无论是排雷行动,还是培训士兵,以及为即将运抵乌克兰的f16战机提供维护保障,乌克兰盟友们的士兵都不可避免地要进入乌克兰。

在3月11日接受法国媒体采访时,泽连斯基同时也明确“只要乌克兰挺得住,法国的军队可以待在法国本土”,并且向法国人承诺:“你们的孩子将不会死在乌克兰。”

此外,马克龙并未明确定义部队的具体任务,也在某种程度上建立了一种“战略模糊”。根据《世界报》(le monde)获取的法国政府内部信源分析:“与以往一样,有一个高级选项,一个低级选项和一个无用选项。我们会准备每一个选项,但是目前没有最终决定。截至目前,一切选项都在研究过程中。但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向俄罗斯输送一个强烈的战略信号:不要出昏招。”

而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正如法国国防部部长塞巴斯蒂安·勒科尔尼 (sébastien lecornu)所言:“不少欧洲国家政府都在寻求新的援助乌克兰的方式”,尤其是与俄罗斯在地理位置上更加接近的位于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和巴尔干地区的国家。在这一点上,尽管出兵不一定是最好的方式,但是马克龙借用这一提议刻画出的对俄强硬路线也有助于法国进一步提升其在欧盟内部的地位。

剑指欧盟选举

除了外交,参考今年欧洲议会将举行大选的背景,马克龙的言论也有着明显的选战意味。俄乌冲突已进入第三年,法国民意也出现了变化。战事的持续,以及战场上的胶着,使得民众的关注点逐渐转移,转向有关经济的议题。另一方面,在选举日趋临近的背景下,马克龙的执政联盟面临的选票压力也愈发凸显。

据法国知名民调机构益普索(ipsos)为《世界报》、巴黎政治学院政治研究中心(cevipof)、让·饶勒斯基金会(fondation jean jaurès)和蒙恬研究院(institut montaigne)制作的一份民意调查,截至3月6日,马克龙的竞争对手,法国极右翼政党“国民联盟”(rassemblement national)的支持率在31%左右,领先马克龙的执政联盟近13个百分点。而“国民联盟”一直有着鲜明的亲俄倾向,甚至在党派资金遇到困难时,还从与俄罗斯寡头关系密切的银行中获取过贷款。其党派领袖,已经连续三次参加总统竞选的马琳娜·勒庞(marine le pen)更是曾经亲自前往克里姆林宫拜见普京。

然而,马克龙的“派兵论”反而为“国民联盟”提供了借口,攻击马克龙想要把法国拖入战争以及把法国人生命视作草芥。法国政治学家杰拉德·勒加尔(gérard le gall)分析道:“有关于战争的概念早已经深入人心,然而民意想要的是和平。”马克龙的执政联盟以及政府只能将论战的焦点集中在“国民联盟”和俄罗斯的关系上。

为了能够让“国民联盟”现出原形,马克龙激活了宪法中的第50.1条,要求议会针对乌克兰的政策展开辩论并在辩论结束后举行投票。用总统官邸顾问的话来说:“如果只是单纯地讲‘我们(法国)是和平主义者,在战场上的是乌克兰而不是我们’的确会很受(法国民众)欢迎;但是乌克兰也是我们的一部分,代表了我们的价值观。”

责任编辑:朱郑勇
图片编辑:李晶昀
校对:刘威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