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大选2024·选民|年轻的俄罗斯人怎么想?-尊龙凯时网娱乐官网

澎湃新闻记者 侯丹玮 实习生 李逸珂
2024-03-15 12:36
来源:澎湃新闻

2024年3月15-17日,俄罗斯将举行总统选举,71岁的现任总统普京寻求第5次出任国家元首。此次大选是俄罗斯2020年通过宪法修正案后的首次总统大选,也是俄罗斯首次战时选举。

全俄社会舆论研究中心3月4日公布了最新民调结果,在1600名通过电话访谈接受民调的18岁以上俄罗斯公民中,70%的受访者表示肯定会参加投票,计划投票的选民中有75%的人表示将在大选中支持普京。随后,该中心于3月11日根据电话调查公布的估算结果显示,普京或将获得82%的选票。

2022年2月,普京采取“特别军事行动”。如今俄乌冲突已经持续两年多,战时状态下的俄罗斯人生活发生了巨大变化。虽然受到西方制裁,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数据,今年俄罗斯经济预计增长2.6%。与此同时,俄罗斯通货膨胀率将超过7%,但失业率仍然很低;去年10月,俄罗斯失业率自苏联解体后首次降到3%以下(2.9%)。

在竞选活动中,普京多次聚焦民生问题,承诺将在政府补贴下提供廉价抵押贷款,以帮助年轻家庭,特别是有孩子的家庭;此外,他还承诺在医疗、教育、科学、文化和体育领域投入更多政府资金,同时继续努力消除贫困。

对于冲突、选举和未来,年轻的俄罗斯人怎么想?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和他们聊了聊。

“他让卢甘斯克的人们过上了更好的生活”

• 年龄:18

• 性别:女

• 职业:大学生

• 地点:卢甘斯克

大选在即,形势严峻,但人们会投票给普京,因为他,我们还活着。简而言之,乌克兰想炸死我们,但多亏了普京,他们带来了军队,他们帮助击落了炸弹。因为媒体,每个人都对情况的看法不同,这是可以理解的,但我们看到了发生了什么。

直到2014年,我都是乌克兰人,但我长期以来一直认为自己是俄罗斯人,我们在家也一直说俄语。2014年期间我们住在基辅,这很困难,我们没有得到住房、金钱和帮助,但我很高兴一切都结束了。

西方媒体总是说,我们“被迫”成为俄罗斯的一部分,并且我们讨厌普京。这是一个谎言,我们喜欢他,他让卢甘斯克的人们过上了更好的生活。但现在情况不是特别平静,人们一半的工资被拿走来帮助军队,物价也在上涨。人们会抱怨,但我们能怎么办?

“希望优秀的(俄罗斯)品牌尽快走向国际”

• 年龄:22

• 性别:女

• 职业:大学生

• 地点:雅库茨克

总的来说,我个人的生活没有太大变化,当然,战争影响了每个俄罗斯人的生活,很多国家对俄罗斯实施了很多制裁,不同的品牌和产品离开了俄罗斯,所以很多东西在我们国家买不到,或者价格上涨了几倍,这对我们的日常生活和生活质量造成了很大影响。

但在那些离开的品牌和公司之后,又出现了新的品牌和公司,俄罗斯国内的经济也开始迅速发展,小企业蓬勃发展,出现了许多优秀的国内品牌!我真心希望它们也能尽快迈上新台阶,走向国际!

我对战争的态度是非常消极的,因为我本人是一个非常热爱和平的人!老实说,很难明确回答这个问题,因为我并不了解所有的背景情况。到处都有很多信息,我很难对它们进行过滤,有些是假的,有些是真的。当然,作为一个人,我希望世界上没有战争、冲突和苦难,这样下一代就不会害怕任何事情,并期待着光明的未来。

至于普京,我当然觉得他很好,因为他是我们国家的总统。他会在大选中获胜。正如我妈妈所说,正是随着他的掌权,俄罗斯才变成了现在的样子。在21世纪初,多亏了他的努力,俄罗斯的政治和经济开始迅速发展,因为在(上世纪)90年代,许多国家发生了一波经济危机。我觉得他多年来在世界政治领导人中一直占据着强有力的地位,我们俄罗斯人可以依靠他。他对外创造了我们的国家形象和俄罗斯的形象,这与他的个性有关。

“英语教学网站正在增多”​​​​​​​

• 年龄:23

• 性别:男

• 职业:手艺人(做珠宝雕刻以及手工银戒指)

• 地点:俄罗斯联邦彼尔姆边疆区首府彼尔姆

有人说俄罗斯因为战争变得很危险,如果你是个男人,也许很危险吧,但我不这么认为,因为现在这里真的没有发生任何事情。

但现在一些国际品牌涨价了很多。2年前,一双耐克鞋要5000-8000卢布(约人民币393-628元),但现在同样的耐克鞋至少要1.5万卢布(约人民币1177元),还没法随意买到,因为没有官方的耐克店。有很多人在土耳其或阿联酋迪拜买耐克和其他品牌带回俄罗斯卖,价格上涨50%或更多。不过也有些人在中国有朋友,他们可以拜托朋友从线上潮流交易平台“poizon”买,然后从中国邮寄过来。邮费大概在1公斤300-500卢布,和那些从土耳其带回来的鞋子相比超级便宜。我今年夏天也打算从“poizon”买一些鞋子。

不过我们也有很多俄罗斯的本土好品牌。

至于战争对我的影响,就我个人而言,只是在心理上。一开始压力很大。我在乌克兰有很多亲戚,这真的让我很悲伤。

说到大选,我们现在只有一个反对战争的候选人,就是纳杰日丁(注:因提交竞选材料存在问题、未能收集足够签名等原因,纳杰日丁最终未能获得参选资格)。我不关心任何政治,我不想选择一方,我甚至不想去想它。一个月前,我想离开俄罗斯去亚美尼亚或格鲁吉亚,我想要和平,我希望自己能有权利不害怕这一切。但很困难。需要签证,需要一个在他国留下的理由,需要学习一门语言,而且还可能被驱逐出境或者被歧视。但人们现在为了移民,越来越多地去学习英语,英语教学网站正在增多。

“克里米亚是谁的?”

• 年龄:23

• 性别:男

• 职业:摄影师

• 地点:克里米亚

我的父母从2021年开始断断续续地在克里米亚工作,我也曾经跟他们一起在那里住过一段时间。他们选择到克里米亚,是因为喜欢这个地方,而且能够在这里获得更高的薪水。拿我的母亲来说,她是一名工程师,而克里米亚正在搞建设,俄罗斯在那里投了很多钱。在克里米亚,我妈妈一个月可以赚到1500美元(约人民币10785元)。

克里米亚有许多不同的人,俄罗斯人、乌克兰人、白俄罗斯人和其他外国人,我们可以一起聊天。不过有意思的是,你知道有一个词叫“крым крымчан”吗?这个词的意思是“克里米亚人的克里米亚”,很多出生在这里的人认为他们只是克里米亚人。他们知道并认为克里米亚是俄罗斯的一部分。但如果你问他们克里米亚是谁的,大多数人会回答是克里米亚人的克里米亚。

在苏联时期,乌克兰和俄罗斯一样是苏联的一部分,是一个民族,但后来我们的国家开始被外部政治力量分裂。我不认为我们应该战斗,但我认为我们是一个民族,就像俄罗斯人、乌克兰人一样,我们的祖先曾一起对抗纳粹德国,但最近乌克兰当局想加入北约,这将对俄罗斯构成强大威胁,于是发生了可怕的冲突。

也许对乌克兰人来说,我的观点并不令人愉快,但我要说的是,我们是一个民族,我们不应该战斗,任何战争都是可怕的,我们应该像世界上所有的人一样成为朋友。

“我反对战争”

• 年龄:25

• 性别:男

• 职业:装载员

• 地点:奥伦堡地区

这里的生活或多或少还算平静,但有时人们会无缘无故地发火,而且不计后果。我指的不是所有的人,只是我在现实生活中和网络视频上看到的一些人。人们会(对生活)感到厌烦、无聊,比起想办法解决问题,他们会变得愤怒,甚至会伤害他人。

我反对战争。这就是我所能回答的。人们正因战争死去,这太可怕了。但大多数人有不同的看法,也有支持战争的人,比如互联网上的一些人,但他们应该永远不会奔赴前线,很虚伪。

对于大选,我非常确定普京会当选。不需要猜测。他担任这个职位已经二十多年了。这里的生活相对还好。我不在乎。我对政治或国家本身都不感兴趣。我只是过我的生活,仅此而已。

但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去美国生活,美国一直很吸引我。英语是我唯一最了解的外语,所以首先我会试着去那里。至少我想试试。

“我不会投票,我也不亲西方”

• 年龄:25

• 性别:男

• 职业:程序员

• 地点:莫斯科周边

我目前在学中文。在俄罗斯现在汉语变得比英语更重要。

我家就住在莫斯科附近,几乎可以说是就住在莫斯科,乌克兰的无人机在我家附近被打下来过几次。我有想过离开现在住的地方。你有听说过普里戈任政变吗?他是雇佣军的领导人,然后他背叛了,并且试图来到莫斯科,这令人毛骨悚然。

俄罗斯总统大选即将到来,并且当然,普京会连任。前几天纳瓦利内在监狱里去世了,但我们不知道真正的死因。我不会参加投票;但另一方面,我也不亲西方。欧洲和美国为乌克兰提供了很多武器。我对战争有复杂的想法。我们有理由发动这场战争,但这一切的发生还是很可悲的。但我确信我们必须赢。

我现在非常想念一些现场的音乐会。depeche mode和我想看的很多乐队现在都在世界各地巡演。但是,因为有制裁,他们不会来俄罗斯。我之前买了2019年gorillaz、killers乐队演出的门票,但是表演被取消了。一开始是因为新冠疫情,然后是战争…...

“制裁打开了许多新的机会之窗”

• 年龄:31

• 性别:男

• 职业:外贸

• 地点:莫斯科周边

我现在在做外贸工作,从德国运来汽车,但也与中国有业务往来。欧洲汽车,不仅是德国汽车,在俄罗斯很受欢迎。但现在也有很多中国汽车在销售。这比以前酷多了,是一个巨大的变化。

西方制裁之后,很难解释,一切都不同了。直接的外贸路线几乎都关闭了。不过,我们和中国的合作越来越紧密了。至于欧洲,我们之前和欧洲有直接贸易,但现在没有了,做生意变得很困难。但还是有路子可走。那就是“平行进口”,这也是我现在的工作。

我得说,制裁打开了许多新的机会之窗,但同时也让一些过去的机会消失不见。在经济稳定的时候,所有的市场都已经被分配好了。如果你不是像马斯克那样的天才,那么白手起家是相当困难的。而变革时代会开辟新的市场,而这些市场很容易进入。举个例子,苏联解体后,什么都奇缺。人们靠口香糖和士力架巧克力赚了数百万美元。危机永远是新的机遇。

战争前我赚得更多,因为我曾经是两家德国公司的进口商和经销商。不过,现在的收入和过去相差也不算太大。但你得知道,卢布近年来已经贬值了三次。这就意味着,即便人们获得了更多的卢布,但实际收入仍然变少了。对于俄罗斯人来说,现在的世界已经不再是过去的样子。

“仇恨没有意义,适应就好”

• 年龄:36

• 性别:女

• 职业:零售店经理

• 地点:波列夫斯科伊(离叶卡捷琳堡50km的小镇)

战争开始后到现在,我发现盗窃的情况增加了。人们开始试图不支付购买费用,因为没有足够的钱来生活。通货膨胀率非常高,但收入增长比却跟不上。总体而言,我们靠信贷生活。一些家庭为贷款支付了全部的收入。现在这还是不够。

我们的权力机构也还是会投票给普京。但越来越贫穷的下层出现了很多怨言,为了生活,这些人过得更加努力了。

战争消灭了斯拉夫人。但只要战争对顶端的人群有利,它就不会结束。

俄罗斯人非常有耐心。那一年(2022年)开始,我们适应了新的现实。仇恨是没有意义的,适应就好。我们就这么活着。

责任编辑:李晓萌
图片编辑:乐浴峰
校对:刘威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