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就医途中被堵截枪杀,潜逃30年落网主犯二审维持无期判决-尊龙凯时网娱乐官网

澎湃新闻记者 陈绪厚
2024-03-15 14:41
来源:澎湃新闻

31年前,广东阳江市的闹市区,被殴打后前往医院就医的陈某卫再被对方堵住,其后被钢珠枪枪击后死亡,5名案犯潜逃。2023年1月,潜逃30年的主犯苏在强终于在贵州落网。之后,阳江市检察院以苏在强涉嫌故意伤害、重婚、诈骗三罪提起公诉。

2023年9月底,阳江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此案作出一审判决:苏在强犯故意伤害罪、重婚罪、诈骗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无期徒刑,并处罚金5000元。近日,广东省高院对此案作出二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今年1月,潜逃30年的苏在强在贵州落网。   阳江公安微信公众号 图

对于二审判决结果,2024年3月14日,陈某卫的弟弟陈才良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苏在强等人当街持枪杀害陈某卫,性质恶劣。苏在强是主犯,应以故意杀人罪追究其刑责,判处其死刑。家属无法接受二审判决结果,将会申诉。

澎湃新闻注意到,在上述命案中,除了苏在强,同案犯还有4人,其中梁某阳、黄某荣此前已分别被判刑,黄志威至今在逃,另一人多年前已去世。

受害人被枪击中心脏死亡

陈某卫于1963年出生,是阳江市江城区岗列街道岗列村委会山后村人。据亲属介绍,生前,陈某卫育有两女,靠做修理、泥水工等为生。1992年12月3日,苏某窍等人殴打一名学生,陈才良和陈某李等学生去劝架。次日,苏某窍等人和对方又发生了冲突,警方介入调查。之后,苏某窍的叔叔苏在强介入,诬陷称陈才良及其哥陈某卫打伤了苏某窍,纠集多人向他们索要医疗费。

案件材料显示,当日,苏在强纠集黄志威、黄某荣、梁某阳、王某赞去到阳江市江城区岗列山后村,向陈某卫索要医药费。在此过程中,双方发生争执、打斗。陈某卫在邻居家中被苏在强等人持水烟筒、方凳、竹棒打伤头部出血,王某赞的额头也在打斗中受伤出血,苏在强等人随即迅速逃离现场。陈某卫头部受伤,便乘坐摩托车前往阳江市人民医院治疗。

1992年12月7日15时左右,陈某卫乘坐摩托车前往阳江市人民医院包扎伤口,苏在强等人在阳江市江城区一间私人诊所等王某赞包扎伤口。苏在强等人在诊所刚好看见陈某卫搭乘摩托车路过,苏在强即提议继续追打陈某卫。随后,苏在强、黄志威、黄某荣、梁某阳、王某赞分乘两辆摩托车追赶至江城区万头猪场路段将陈某卫搭乘的摩托车逼停,双方再次发生争执。苏在强这方的人持钢珠枪向陈某卫胸部开了一枪,致其受伤倒地,苏在强等人迅速逃离现场,后陈某卫经抢救无效死亡。

经法医鉴定,陈某卫生前前额有钝器创伤,其是被枪弹(钢珠之类弹头)击中胸骨体下部后,损伤胸壁、心包膜和右心室壁后,导致急性心包腔填塞而死亡,属于他杀。

案发后,苏在强等人潜逃,没有音讯。

主犯潜逃30年后落网

2013年2月,阳江市江城区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判处梁某阳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2年,并处罚金4000元;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1年6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3年,并处罚金4000元。

相关判决书显示,检方指控称,1989年,梁某阳同黄某荣等人在阳江盗窃5起。1992年12月,梁某阳参与殴打陈某卫。阳江市江城区法院审理认为,梁某阳在案发第一现场(即陈某卫的邻居家)参与殴打陈某卫,陈某卫的损伤已构成轻伤,已构成故意伤害罪;检方指控梁某阳等人骑两辆摩托车追赶并逼停陈某卫乘坐的摩托车证据不足,不予认定。

阳江市江城区法院于2000年作出的一份判决书显示,1999年,黄某荣被刑拘。2000年5月,江城区检察院以黄某荣涉嫌犯盗窃罪提起公诉。检方指控称,1988年至1989年,黄某荣同梁某阳等人先后盗窃10次。法院审理认为,黄某荣盗窃作案10次,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

值得注意的是,在一份1999年9月的询问笔录中,黄某荣交待称,1992年,他同梁某阳、苏在强等人用一支钢珠枪将一名男青年(即陈某卫)打死了,他因此事才被刑事拘留的。但直到10多年后的2013年,黄某荣才因上述命案被追究刑责。

2014年3月,江城区检察院以黄某荣涉嫌故意伤害提起公诉。江城区法院一审认定黄某荣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6年9个月。黄某荣提起上诉。

2014年,阳江中院二审撤销了江城区法院一审对黄某荣的量刑部分,减轻了黄某荣的刑期,判处黄某荣有期徒刑5年3个月。

案件材料还显示,上述命案的另一名案犯王某赞已死亡。

由于多名案犯一直在逃,枪是谁的,又是谁开枪的,一直都难以确定。据黄某荣到案后的供述,当时开枪打陈某卫的是黄志威。

2020年,阳江警方对外发布《悬赏通告》,悬赏5万元通缉在逃的苏在强和黄志威。2022年7月,当地警方再发布《悬赏通告》,奖励加至10万元。。

2023年1月5日,专案组民警在贵州关岭布依族苗族自治县将苏在强抓获。

苏在强称,潜逃期间,他曾在广西河池靠着开理发店、卖早餐干了十几年,后来又辗转到贵阳做过泥水工,最后落脚在贵州关岭布依族苗族自治县,靠打零工来维持生活。30年来,为了逃避警方追查,他不敢去办理身份证,没有进过一次银行,也不敢和人发生矛盾和冲突。

目前,此案的另一名犯罪嫌疑人黄志威依旧在逃。

是故意伤害罪还是故意杀人罪

阳江市检察院以涉嫌犯故意伤害、重婚、诈骗罪,对苏在强提起公诉。2023年8月30日、9日14日,此案在阳江中院两次开庭。

澎湃新闻注意到,公诉机关认为,苏在强无视国家法律,伙同他人共同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一人死亡,应当以故意伤害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苏在强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是主犯。苏在强在婚姻存续期间与他人以夫妻名义公开共同生活,应当以重婚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苏在强冒用他人身份诈骗医保,数额较大,应当以诈骗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陈才良参加了两次庭审,他告诉澎湃新闻,在庭审中,苏在强当庭翻供,拒不认罪,自称案发当天,在邻居家殴打陈某卫以及当街枪杀陈某卫时,他都不在现场,均没有参与。

澎湃新闻注意到,究竟应当以“故意伤害罪”,还是“故意杀人罪”追究主犯苏在强的刑责,是庭审的焦点问题。

陈才良表示,苏在强等人当街持枪杀害陈某卫,性质恶劣。苏在强是主犯,应以故意杀人罪追究苏在强的刑事责任。陈才良的委托律师表示,苏在强纠集5人以索赔医药费为由,意图敲诈勒索分赃,在第一现场,经陈某卫及其家人多次解释与其无关的情形下,仍用器械殴打陈某卫头部等要害部位;在第二现场,在明知道或者授意黄志威带枪可能造成严重后果的情形下,仍纠集众人追击逼停赶赴医院治疗的陈某卫,并向陈某卫开枪射击,苏在强第二次组织人员追击的目的是出于报复,对造成陈某卫的死亡是出于一种间接故意,而非过失,因此对苏在强的行为应认定故意(间接)杀人罪。

对此,阳江中院一审认为,苏在强因其侄子被打而纠集同案人去找陈某卫,目的是要求赔偿医药费,如果达不到要求则教训一下陈某卫。在第一现场陈某卫的邻居家中,苏在强及其同案人与陈某卫相互打头,双方头部都被打伤,苏在强及其同案人当时可以用枪打击陈某卫却没有使用,而是逃离现场;在第二现场,苏在强一方与陈某卫一方持刀争执对峙时,苏在强一方开枪击中陈某卫心脏导致陈某卫死亡。从案发的整个过程来看,苏在强及其同案人与陈某卫之间的矛盾并未激化到苏在强及其同案人非要杀死陈某卫方才罢休的地步,因而苏在强方开枪击中陈某卫是一种突发性行为,死亡的结果是出乎行为人意料之外的,符合故意伤害致死的主观特征,故被告人苏在强的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罪,而不是故意杀人罪。

2023年9月底,阳江中院对此案作出一审判决:苏在强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犯重婚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5000元;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无期徒刑,并处罚金5000元,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二审维持原判:犯故意伤害等三罪,判无期徒刑

广东高院近日作出的《刑事附带民事裁定书》显示,陈某卫家属及其诉讼代理人提出,苏在强是明显的故意杀人,一审法院认定苏在强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无期徒刑,定罪错误,量刑存在错误,应判处其死刑。此外,阳江市江城区法院于2014年作出的判决中认定,陈某卫家属的经济损失为28460.46元,该赔偿金额过低,请求判令苏在强赔偿丧葬费、抚养费等共计6415413元。

苏在强上诉提出,其对一审认定的故意伤害罪的量刑和赔偿责任均有意见,他没有纠集、指使同案人打人,不是主谋,当时其侄子被打,他只是和朋友一起找对方讲道理。苏在强的辩护人提出,苏在强仅对故意伤害陈某卫致轻伤的案件负责,不应对其死亡案件负责;苏在强在故意伤害陈某卫致轻伤的案件中,所起作用是次要、协助作用,理应认定为从犯。

广东省高院二审认为,对陈某卫家属及其诉讼代理人所提意见,经查,阳江市江城区法院作出的刑事附带民事判决已确认陈某卫因苏在强等人犯罪行为所遭受的经济损失为28460.46元,该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根据法律规定,苏在强作为共同犯罪人,应对此损失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故原审附带民事部分判决并无不当。陈某卫家属请求赔偿死亡赔偿金、抚养费、赡养费等的意见没有法律依据,不予支持。此外,根据法律规定,被害人及其法定代理人不服地方各级人民法院第一审判决的,自收到判决书后五日以内,有权请求人民检察院提出抗诉,因此,陈某卫家属对第一审判决中的刑事部分所提意见,不属于其上诉范围,但法院在审理过程中已予充分注意并予审查。

广东高院表示,本案的证人证言、同案人供述、尸检报告等证据足以认定苏在强因其侄子苏某窍被打之事在案发前纠集多名同案人上门索赔医药费,与陈某卫发生冲突,继而伙同同案人共同殴打被害人陈某卫致其受伤。在离开行凶第一现场后发现陈某卫等人驾乘摩托车经过时,苏在强又提议一起驾车追赶以继续殴打陈某卫,追至第二现场将陈某卫乘坐的摩托车截停后,同案人持枪射击陈某卫,致其当场死亡。现有证据虽无法认定苏在强作案前明知同案人携带枪支及在现场指使同案人持枪射击,但其是故意伤害犯罪的犯意提起者、纠集者,主观上对故意犯罪的严重后果持放任、概括性故意,因此,其依法应对本案犯罪后果负责,原审认定其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是主犯,适用法律正确。

广东省高院认为,苏在强伙同多名同案人共同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一人死亡,其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其在婚姻存续期间与他人以夫妻名义公开共同生活,其行为已构成重婚罪;其冒用他人身份骗取医保基金,数额较大,其行为已构成诈骗罪,依法应当数罪并罚。在故意伤害共同犯罪中,苏在强纠集、指使同案人作案,是主犯,应当按照其所参与的或组织、指挥的全部犯罪处罚。苏在强能如实供认重婚、诈骗犯罪事实,并退还诈骗资金,对其该两起犯罪可以从轻处罚。苏在强依法应当与同案人共同承担因共同犯罪行为造成陈某卫家属经济损失的民事赔偿责任,并负连带责任,即对已生效的刑事附带民事判决认定的经济损失人民币28460.46元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据此,广东省高院二审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责任编辑:崔烜
图片编辑:朱伟辉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