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慢一点,更从容-尊龙凯时网娱乐官网

牛东平
2024-04-19 21:20
来源:澎湃新闻

某天加班的间隙,我兴致勃勃地跟同事聊起,最近新学的八段锦。说到情深处,直接开始上手比划了起来,好像练成了失传已久的秘笈,迫切想要传授给他。

办公室的落地窗可以做镜面示范,我一边做一边语言指导。同事也真给面子,跟着做起来,虽然动作略显滑稽,但依然全力配合。我知道有点难为他,因为对他来说,这确实是一种陌生的运动形式。虽然近几年,八段锦已经在年轻人中备受推崇。

外边已是夜幕降临。我俩一整套八段锦下来,额头都微微发汗。我双手叉腰,一本正经地说,这可是个好东西,身体活动所有精华都浓缩在里边,不然怎么能叫“锦”。我还告诉他,刚刚这些都只是一些皮毛,是低端操作,高级的是要配合呼吸来,要让动作的起落,伴随均匀的呼与吸,最后动作与呼吸融为一体,“中国文化就特别讲究这个气韵。”

这次意外的授课让我过了把瘾,因为我本科学的就是体育教育。早在大学里,我就学过八段锦,也学过太极拳,但只是学了些常规套路,因为学校也只教些套路。后来拿到学分后就再没练过,雁过无痕,早忘得一干二净。当时我觉得,那些动作怎么看都像是该待在博物馆里的东西,慢悠悠划来划去,让人莫名其妙,最多也就适合老年人锻炼用。

年少轻狂就是这样。那时候,我还没读过《庄子》和《道德经》,对中国先秦哲学也毫无了解,所以完全不能理解另一种语境和视域里的东西。这些道家典籍,其实可以看作是八段锦和太极拳的“心法”。只有掌握这些心法,并把它们放进东西方哲学对比的全球视野中去看,才能领悟其中的精妙。

十多年后,我又重学了八段锦,只是因为跟腱在剧烈运动中受了伤。我常年踢足球,也长跑,总是在追求速度和数据,沦陷在“更高更快更强”的世界观里。现在细想,也不过是虚荣心。受伤恢复期间,我尝试着慢运动,到真慢下来,才体会到有时候慢比快有更高的价值。

后来我又觉得,像八段锦和太极拳这类中国传统健身方式,其实可以根据个人喜好,进行改良、diy,只要掌握核心原理,没必要拘泥于套路——当然,前提是已初步掌握了套路。这就像《倚天屠龙记》里,张三丰教张无忌太极剑法,接连给张无忌演练了几遍,直到张无忌说忘记了所有招式,张三丰才露出蒙娜丽莎的微笑。

《道德经》里管这叫“无为”,不拘泥于套路就是无为。八段锦的次序和次数可以自由组合,而太极拳的核心要素是柔、轻、慢、圆。我们甚至可以把八段锦和太极拳融合起来做,它们都是在运动中拉伸,在拉伸中运动,同时呼吸吐纳。

你可以随意比划,膝盖微屈,让手掌在空中画弧线,前后左右都可以,让躯干和四肢翩翩起舞,肢体划出圆滑柔顺的轨迹,就像是墨汁饱满的毛笔划过宣纸。但关键是慢,是静心,是放空,是呼吸法,做到微汗就可以收了。

老子讲“反者道之动”,在一个本身就已经高速运动的世界里,再去追求速度,没什么了不起。这时候,如果能反其道而行,去追求慢,用慢去对冲与调和这个世界所有的快,那才是难得的运动。

 

责任编辑:甘琼芳
图片编辑:李晶昀
校对:刘威
网站地图